高壓觸電人身損害賠償案件的審理

高壓觸電雖然歸類于高度危險作業,但它的發生往往具有較復雜的因素,即“多因一果”,因此僅以《民法通則》第一百二十三條的無過錯責任原則進行處理,未免加重了作業方的責任,而放縱了其他責任方,故最高人民法院出臺《關于審理觸電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解釋》,作為審理該類案件的依據。盡管如此,各地法院在處理該類案件時,還存在著同一種情形下五花八門的處理結果,如有的只追究供電部門的責任,有的僅追究違章建筑所有人的責任,或者在追究雙方責任時主、次顛倒,更普遍的是幾乎不追究觸電者自身過錯的責任。基于以上現實,為了探求審理這類案件的普遍原則及注意事項,筆者試圖通過對某一再審改判案例的分析,總結一些共性的東西,以期拋磚引玉,共同完善對該類案件的審理。

一、高壓觸電人身損害賠償案例

1。[案情]:瓊山府城鎮大園里208號樓房,系被告杜瓊的父母杜宏建夫婦以杜瓊名義?杜瓊當時未成年?報經原瓊山縣建委審批,出資于1990年至1992年間完工,擅自未按審批建起的二層樓房,該樓房未辦房產證。后由于杜瓊一家在海口市生活,208房建好后便一直無人入住。2000年間,賈吉英之丈夫梁希南找到杜宏建?雙方系朋友關系?,提出借208號房暫住,杜同意后便將鑰匙交給賈吉英夫婦,由其管理使用該房。該房房頂上的高壓線共有三條細線路及三條粗線路,均為1萬伏高壓線。其中北邊的三條細線路建于八十年代后期,是電子工業部213站自建的專用線路。被告卷煙公司原來使用該專線供電,九十年代初,由于該公司用電量劇增,便自行出資,于1991年4月至7月間,將改線工程費數十萬元轉到原審被告供電公司帳戶,由該公司施工,利用213站原有電桿架設起三條容量較大的高壓線,起點于大園路,橫穿大園新村居民房上空,終點于卷煙公司,并在供電公司開設了專線開關柜。線路建好后,由于供電公司與卷煙公司未協調明晰其產權關系,長期以來處于無人管理狀態,使該線路因刮臺風等原因